Nova Heart乐队采访

All article photo credits : ©Фуко, www.foukography.com

冯海宁,Nova Heart乐队主唱,是中国地下音乐蓬勃发展景象中的一个关键词。2004年,她组建了朋克乐队“自游”(Ziyo),随后又参与组建了电子乐队“宠物同谋”(Pet Conspiracy),之后又与她的搭档,Philipp Grefer共同创立了中国音乐媒体FakeMusicMedia。传说中黑暗,性感而美丽的冯海宁最新的工作项目就是Nova Heart,而他们最近也的确有些忙碌,已经完成了三次欧洲巡演的他们,另外至少还包括到美国,加拿大与澳大利亚的几次巡演。很幸运的,在乐队着手准备他们的第一次全国巡演期间,主唱海宁善意的答应回答我们的几个深刻的问题。

 

Chengdumusic (CM) : 你到现在为止已经在音乐界有相当一段时间了。回首往昔,你是否能找到你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冯海宁 : 我认为快乐无处不在。当我们不知道我们应该不开心的时候,我们最开心。从音乐历程来说,在做乐队最初的三年里我是最开心的。我自从三岁就开始表演音乐,但差不多都是在合唱团或是那种对表演者发展路线有严谨要求的音乐团体。在组建“自游”乐队的头三年里,我们无需面对现实的压力,那段时间是很棒的。我是独生女,但是一夜之间我好像就多出来4个兄弟,我们在一起抽烟喝酒,想他妈怎么做音乐,就可以怎么做。那时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在想“哇!我简直不能相信会遇到这样的事,实在太给力了!”我们可能在一个连音响系统都没有的垃圾酒吧,向小姐与嫖客们演奏音乐,还玩相当开心。当你是个小人物时,生活是更有趣的。不过我没有理由抱怨,随时我都蛮快乐的,尤其是在舞台上的时候。现在我觉得从前的生活其实相当不错,也可能它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怀旧感。回忆让每件事都显得更美。


CM : 你个人认为到现在为止,你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冯海宁 : 幸存于世。它比听起来困难很多。

 

CM : 曾经有人把你比作女版的Jim Morrison(迷幻乐队The Doors主唱,译者注)。在你看来,Jim的名言“控制媒体的人控制思想”有多靠谱?

冯海宁 : 在他的时代此言不虚,但现在这种观点已经过时。新版本应该是,“控制社会媒体的人控制思想”。

 

CM : 我们在某处读到说你在一次聚会上遭遇枪击。你能告诉我们关于此事的细节吗?这是否是你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冯海宁 : 不算,我是那种与死亡亲密接触过好几次的人。4岁时,我患肺病而住院治疗一星期。7岁时,我差一点淹死。16岁时,我受到枪击。24岁时,我从一处围墙摔下,下巴骨折,流了很多血。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家条件很差的医院,还给我用错了麻醉药。我想这些经历是我离死亡最近的几次。

至于枪击那事。当时我16岁,跟一个高中的朋友悄悄溜进我的第一个地下锐舞派对,当时我正从里面走出来。她带了她的一个朋友,这个家伙整晚都在跳舞。他头上戴了一个头带,以免汗水流进眼中。我们口渴了,就决定去我们存着一些水的小货车那里,因为这个锐舞派对为了赚那些磕了迷幻剂脑袋不清醒的孩子们的钱,水卖的相当贵。当我们走出去的时候,一些帮派份子看到了我朋友头上的头带。头带的颜色可能正好是附近街区敌对帮派的颜色。所以他们就来了一次开车枪击。我认为他们不是想要杀死我们,只是恐吓我们一下之类的。不过它很起作用,我直到大学都没有再去过地下锐舞派对。

 

CM : “宠物同谋”去年底在成都演出。你跟这个乐队还有联系吗,你最近看过他们的演出吗?

冯海宁 : 我跟这个乐队没什么联系了,尽管跟一些乐队成员还经常联系。上一次我看他们的演出是在Nova Heart首次正式演出时,我们正好同台。那次是2011年8月在苏黎世,一年半之前。此后我没有再看过他们的演出。

 

CM : 成都变化的很快,与之相比地下音乐格局的变化速度更慢。你怎样看待成都在中国地下音乐中的角色?

冯海宁 : 我想,如果从音乐氛围的角度去定位,最好的方法是与美国城市进行不太公平而过于简化的比较。我想北京就像是纽约,上海则像洛杉矶,武汉像底特律,而成都会更像波特兰或者西雅图。正如那些俄勒冈州的城市一样,成都有许多种类繁多的乐队,但它的发展有一点遗世独立的味道,与别处的音乐趋势没有太多联系。它没有演变为另一场自命清高的音乐运动,但是仍然有足够多的据点可以演出,足够多的音乐人和乐迷来让整个场面充满活力与生机。它有十分优质的本地音乐资源与消费体系。一个成都本地乐队想要在中国别的地区走红或者流行可能会需要更多的时间,但这同时也给了本地乐队可以不受噪音干扰,追求独特自我的空间。我最爱的一些乐队就来自波特兰或西雅图,尽管那里作为Grunge的发源地而闻名于世,那些乐队却风格迥异。我认为成都就是这样一座独立特行的音乐小城。它的声音不代表整个西部的浪潮,却只是独特的自我。

 

CM : 我们很有幸的看到这个国家许多一流的乐队在小酒馆演出。有没有什么你最近听到或者看到的新乐队,你觉得可以推荐给我们读者的?

冯海宁 : 最近我没有足够多的关注本土乐队,因为我们去年有一半的时间都花在了国外巡演上,另外一半的时间在恢复状态。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些极好的国外乐队。M83是我看过现场演出最好的一支乐队。French Horn Rebellion,非常非常有趣。我们跟他们一同巡演那次给力爆了。Brandt Brauer Frick,作为一个音乐人,我都只是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充满敬畏的观看他们的表演。Bonaparte的演出是这个星球上最疯狂的,真正的朋克摇滚而绝非仿冒品,为他们伴舞的也都是吓死人不偿命的杰出艺术家。The National,因为对这个乐队的个人情感,我会跟着唱他们的歌。听Friendly Fires我跳舞跳到腿抽筋。Planning to Rock,如此怪异却又如此牛逼。WhoMadeWho对我而言是一次改变人生的经历。这是一个很长的清单,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能有一点超出小酒馆的风格,可是少年,这些乐队会让你知道,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成功。那是因为他们都他妹的太棒了!

 

CM : 对刚出道的好乐队,有没有什么建议?

冯海宁 :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最让人烦的就是那些假装自己是摇滚明星,却还不知道怎么弹奏他们的乐器,或者怎么写一首半吊子好歌的乐队。如果每个人都觉得你是傻逼,你干脆忘了要当摇滚明星这回事。(不一定是真理,但我愿意相信这话。)

多排练多演出。这听起来像很简单的建议,但是最近中国有许多乐队在一两个音乐节上表演之后就以为自己大牌到不能去酒吧演出了。他们尽量减少演出来抬高自己的身价,像一群婊子一样。你要真是头牌,那样做也无妨,但我知道的大多数头牌乐队都跟我过去一样,每周演出三四次,年复一年都如此。记住,披头士曾经每天演奏6小时,每星期6天,连续在汉堡表演了三个月。相信我,你争分夺秒,你才会大有收获。

学会调音。下次你遇到一个靠谱的音效师,对他/她礼貌一点儿,问诸如此类的问题:我怎样调整吉他效果器上的均衡,可以让它听起来更好?只要你有礼貌的问,大多数调音师愿意分享技巧。这样下次你在一个酒馆表演,音效师不是那么给力时,你就可以自己调音,或者至少是让音效更接近你的要求。但不管音效师好不好,总是对他们礼貌点。他们有比你更强大的能力,别招惹他们。

自成一派。在天朝,照搬别人的成功模式,会让你更快获利。但在你收获的蝇头小利里,没有你自己的声音和特质,于是当你走到外面的世界去时,你会被排挤在外,被当作不过另一支模冒乐队,中国版的“皮头士”或者“感恩而活”。每个人都在寻找独特的声音。最初,听众接受你,是有一些阻力的,但是只要你不断花时间写歌和经营自我,听众早晚会来的。如果你认为你发现了什么新东西,坚持它,不要被那些对你说“不”的人打击到。特别是那些“懂家”。他们花了太多的时间穿着打扮以及阅读Pitchfork杂志的乐评来培养对任何事物的个人意见。记住,始终有潮流的创造者和潮流的跟随者两种人。跟随你的勇气,你就有更大的可能成为前者。

 

CM : 音乐节之季又要到来了。迄今你参加过的最好的一届是哪个?为什么?

冯海宁 : 对我而言,我演出过的最好一次音乐节是冰岛广播音乐节。它是一次展览式音乐节,以地下乐队为主,但是气氛好极了,音乐好极了,观众好极了,地方也好极了。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严寒的天气,可是嘿这是冰岛。别的所有事……好极了!至于中国的露天音乐节,最好的是迷笛上海。它不是我去过的宣传最好的音乐节,但那里的氛围相当积极。人们玩的都很开心,观众与乐队,乐队与乐队之间都产生了一种“共感”。Clockenflap音乐节大概是中国我去过的音乐节里宣传最好的,即使香港属于一种特殊的环境。如果把迷笛的氛围,加上Clockenflap的宣传,再加上冰岛广播的环境和完美的技术条件,那就是全行星最好的音乐节啦!

 

CM : 香港Clockenflap音乐节那次怎么样?你在那里的时候,有机会做些别的事吗?

冯海宁 : 那次真的很好。我们表演时,组建乐队Nova Heart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因此表现很生硬,我感到有点耻辱。我去过那里两次,一次跟宠物同谋一次很Nova Heart和Ziyo。作为一个新的音乐节来讲,他们有一种很超前的眼光,我认为他们采取了一种我认为在香港不可能实现的理念,并且实现了它。同样,宣传真的一直很棒。我在那里看到了Blood Red Shoes, The Pains of Being Young at Hear, Los Campesinos, Santigold以及The Cribs.

 

CM : 你如何看待你的演出在国外的反响?是不是跟在国内演出的反响不一样?

冯海宁 : 是的,去年,我们在国外比在国内的反响更热烈。我们仍然是一个新乐队,所以我们还需要继续工作,但是我们去年去国外7个音乐节表演了,这真是不错。我认为我们在国外的反响很好是因为世界上的情绪始终是波动的,时起时落,一天我们想要疯起来party走起来,而另一天我们会想要冷静和沉思,还有些时候我们想要生气。在2002到2008年,它是走起来。然后派对结束了。世界认识到在消费者噪音的迷雾之后,有一个一直被忽略的必须支付的代价。起初他们很疯狂,之后他们在残留的派对变得狂躁而尖叫。现在情绪变得不那么愤怒,人们开始反思自身的原因而不是大喊大叫。他们想要变得更加理智。我认为没有什么比音乐更能体现当前的情绪,而我们在西方世界莫名其妙的把握到了这个脉搏。我的头脑里就在思考诸如此类的事:政治,经济,社会行为,什么是道德体系,为什么毒品是非法的,为什么今天的战争变得与曾经不同,比以往糟糕的多因为没有已经失去了赢家和输家的明确定义。我自己现在的思想蜕变似乎很好的与国外的人们产生了共鸣。中国落后于这个潮流,仍然处于“走起来”,“叫出来”,“钱钱钱”,愤怒与物质主义与追逐享乐主义自我满足的交织阶段。我已经不在这个频率上了。但我们还是可以看见整个国家在向我们靠近。有一天他们走到这个频率的时候,谁知道呢,也许我们已经在不同的频率。

 

CM : 你能告诉我们关于Nova Heart别的成员的一些事吗?

冯海宁 : 现在的成员有:博譞,他也是嘎调乐队和麦田守望者乐队的贝斯手,以前也在刺猬乐队呆过。他用复杂的模式思考,也就是说他抛弃了传统舞曲音乐中的4/4拍的简单贝斯节奏。最初我不太明白他的观念,但现在我真的很喜欢它。我们的鼓手石璐,她现在还在刺猬乐队里。她是一位精力充沛的鼓手,我见过的最好的乐手之一。自从加入我们乐队,她做出了很多贡献,他们俩人把乐队从早期的意大利迪斯科风格转变为更摇滚的方向。王宗灿来自我以前的乐队Ziyo/Free the Birds,他是一名非常独特的吉他手。他不是一个精湛的大师,但是他可以用吉他创造一种很疯的音景,带有一种佛教吟唱再混上一些失真放克乐的感觉,像是黑胶唱片机上,磨损的唱针与受热变形的唱片一起播放出的音乐。我喜欢我们正在创作的音乐,我们受了很多音乐的影响,但却与它们都不一样。跟大伙儿一起工作非常令我激动,我们现在处于寻找每个人最佳的工作方式的过程中。

 

CM : Nova Heart歌曲创作的过程是怎样的?

冯海宁 : 歌曲的初创过程现在已经很不一样了。Nova Heart的歌从我和Rodion开始。Rodion制作我写的歌曲。我在Garageband软件为一首歌做一个简单的基调,创意整合,人声等等,然后发给Ed(Rodion). 他做一个简单版本然后发回给我,我再进行修改。我们就这样一来一去做好几个月。最后,我去他在意大利的录音棚,我们对比不同的版本,修正处理,提出不同想法直到我们确定最终结构。我把半成品带回北京,然后跟乐队一起在录音棚中加工,录出我们喜欢的音段,再把它发回给Ed,由他再混音制作。那是2011年的创作过程,2013的创作过程是我在自己的录音棚里做更多的工作。升级到了Logic软件及专业级的设备,现在没有Ed我可以比以前做更多。我在家用软件做电子元素,以及人声和歌曲架构。我把半成品带去排练然后再录出歌曲。我认为Ed会在将来再次参与到制作过程之中,但我在自己录音棚里工作的比重会加大。这种改变让创作更为简单,也更能适应现场的表演,因为我可以分别创作出专辑版与现场版的歌曲。它很有挑战性因为我仍然在学习自己软件和混音。我想曾经有一次我男朋友开玩笑说女孩不应该用软件做电子音乐时,他给了我一个挑战,现在,我100%的完成了这个挑战。

 

CM : 有没有任何你真正非常崇拜的音乐人?

冯海宁 : Nina Simone。我是她的终身粉丝。

 

CM : 非常感谢你做这个采访,海宁。最后一个问题,现在你最希望自己在哪个地方?

冯海宁 : 在去拉丁美洲或者非洲的巡演中……下一个目标!

Translated by 欢乐捣蛋鬼(mctchey@126.com)

Nova Heart将于三月23日星期六在成都小酒馆演出,非常优秀的“Hi Person”乐队届时也将友情客串。演出晚上8点开始。

我们推荐你通过以下预售链接提前购票: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lq5hlX&id=22853908063

更多乐队信息请访问一下链接:

http://www.fakemusicmedia.com/artist/nova-heart/

http://soundcloud.com/novaheart/

www.facebook.com/pages/Nova-Heart/211992295524438

http://novaheart.bandcamp.com/

http://site.douban.com/NovaHeart/

www.myspace.com/nova-heart

评论

shootingnew的头像

shootingnew

星期三, 03/20/2013 - 09:23

哈哈,NINA SIM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