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gdu Music与惘闻的吉他手谢玉岗的采访

惘闻15年, 9月6日在Mini live!

 
惘闻新专辑 “八匹马”已经是乐队第八张专辑,乐队已经有15年了,现在的中国跟15年前的中国有什么不一样呢?

人们都又老了15岁。作为一个乐队,我们好像服了药丸,15年后还是一个德行。而放眼我们周围的环境,我想说:这他妈的变化也太大了。嗯,就是这样,必须承认,生活在中国,就如同生活在一个巨大的加速器之中,我已经适应了这种变化速度。


 
你认为乐队出新专辑还重要吗?

很显然,最近的这几年,整个世界上摇滚乐队新唱片的发行量较之从前少了太多。
原因很多,最主要是传统唱片工业的垮台让发行唱片这个事情本身没法赚到应该有的回报了。所以很多乐队都在象征性的弄出来一两个新作品后就迫不及待的弄出一张所谓的EP,然后开始他们的走穴巡演之路。因为在他们看来,现在演出才能赚到钱,所以何必做发行唱片这种花钱却没回报的事情呢。所以我觉得他们上学的时候经济学一定学的特别好,是个赚钱好手。
对惘闻来说,我们始终老套的认为每年或者每两年发行一张唱片是音乐人最起码应该做到的事情,否则不如回家卖红薯。
 
为什么惘闻会选回声图书馆来录新专辑?为什么不去录音棚呢?

回声图书馆的声音太不一样了,谁录谁知道,将来这里说不定就会变成一个录音空间。


 
你们找了4个不一样的制作人,找不一样的人对这张唱片有帮助吗?

这四个制作人都是我们了解并喜欢的音乐人,而且我们自己清楚的知道他们每个人的特点以及他们适合制作我们什么类型的歌曲。所以最终的结果我们都很满意,他们真的很专业。
 
跟0.7 不同的是这次加了人声与小号,为什么这样做呢?

不断的变化才会让我有更多的乐趣和兴奋投入到创作中,没有人想一直重复自己之前的路。这次我加入了我的人声和小号,下次我会加入大提琴和青蛙的叫声,不信就等着瞧。
 

很少有中国乐队去国外演出,你们已经去了几次,外国人对惘闻的感受如何?

惘闻第一次去欧洲演出时08年,那次太有意思了。我们经历了在德国一个历史悠久的朋克俱乐部表演而竟然没被朋克们轰下台去,也经历了被伦敦的长途大巴赶下车露宿街头。观众来说,我觉得和在中国一样,他们都特别热情真诚,当然,还有些很腼腆。2012年我们第二次去欧洲巡演,这次new noise帮我们安排的很周到,宣传工作做的也特别好,感觉和在北京或者上海演出没什么区别。2013年我们去俄罗斯演出,感觉俄罗斯人也不是都那么喜欢喝酒,看我们表演的听众都那么彬彬有礼,绅士淑女型的比较多,一点也不像战斗的民族。

你希望通过乐队能得到什么?

我希望能和乐队按照每年或者每两年的速度发行唱片,一直到大家觉得我们开始重复写一些垃圾为止。

惘闻将在9月6日在Mini Live 现场演出, 观众要期待吗?

其实我们都非常喜欢小酒馆,但是因为这次我们加了新的小号手,6个人站在小酒馆的舞台上除了摆造型之外我想我们没法放松为大家做现场演出了,所以我们换到了MINI live来做惘闻的现场。New Noise已经安排我们的调音师小龙提前去考察了Mini live,目的就是希望能带来一场完美的演出,所以没的说,等的瞧吧。
 
期待来成都吗?

不吃串串,不吃火锅,不吃麻辣兔头,不吃蹄花。
可以吃小面,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