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Cha带领中国地下音乐走向光明

ChaCha是来自中国的贵州一个自学成才的歌手和音乐制作人,
同时她也常在上海庇护所(The shelter) 举办自己的trip hop 和
abstract hip hop派对,她同时也是上海最好的雷鬼团体Uprooted sunshine
Soundsystem的成员。过去的几年时光见证了她与一系列重大国际艺术家例如, Clive Chin, Vibronics, Kode9,

The Bug, Jimi Tenor, Disrupt(Jahtari), Mungo's HiFi, Jay Soul and
Sunbiz 的合作与表演。她新的专辑也刚在 Uk hyperdub, Jamaica’s Randy’s Records 和 On U
Sound厂牌下发行

成都音乐:你在过去几年和很多非常杰出的艺术家合作过。其中和哪位艺术家的合作最让你感到兴奋?

ChaCha:是啊,最近几年因为上海庇护所酒吧我得到了更多的机会来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一些了不起的艺术家合作。最让我兴奋的应该算是与荷兰制作人Jay.Soul aka The Groove Architect 合作的 AM444最让我兴奋。AM444是我个人第一个独立的音乐项目。今年四月我们推出了第一张专辑叫《Eye Wonder》。
。Jay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制作人,因为他知道给一个歌手百分百的尊重和自由是多么的重要。正是这样我才有机会去写一些更贴近真实的ChaCha的歌曲,并且有机会向人们展示我不同的演唱风格。同时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因为我们要做的不仅是音乐创作部分,还要设计最合理的曲目顺序,考虑我们的形象设计,怎样进行宣传,设计排练一个好的现场演出,拍摄音乐录影带等等。在这个音乐项目中我们都经历了很多人生的第一次。“每个第一次”都带给我们很多乐趣,当人同时也有许多压力,但我觉得
“每个第一次” 发生都促使我们和我们的音乐一起趋向成熟。我和Jay将在未来几年继续起合作。除此之外,我还是想和更多中国本土的音乐家一起创作。

CM:你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庇护所酒吧的信息吗?你的Karma Koma 派对做了多久?
它吸引的是哪一种人群?你觉得庇护所在中国地下音乐圈里扮演什么角色?

庇护所是在2007年底开的,由上海hip-pop前辈 DJ V-Nutz(LAB) aka Gary和英国DJ Drunk Monk
(Uprooted Sunshine/Sub-Culture) aka Gaz共同经营。他们专注于地下和高品质
音乐, 与当地一些独立派对推手一起,每个周末都会邀请一些本地的音乐家或来自世界各地音乐人/DJ做演出。星期三有classic funk soul
派对,周四有trip hop experimental music, IDM和当地音乐人的现场秀、周五有hip hop and
reggae音乐聚会和星期六有echno electro drum and bass 还有很多舞曲电音派对。 我的karma
Koma派对从2007年开始到2009年结束,时间是每个月的第一个周四。这个派对主打 trip hop, experimental hip hop,
abstract hip hop, downbeat 以及 IDM.。我们着重发掘以及推介中国本土的音乐制作人和DJ。很遗憾现在karma
Koma不再是一个定期举行的音乐party了——主要是因为我太忙了,手里有很多工作和录音,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这件事,但从今年夏天开始,karma Koma 即将回到庇护所的周四夜晚,我还是准备筹划一些小而精的活动!
比起商业音乐、地下音乐的市场很小,特别是在中国。喜欢这种音乐的人毕竟还是少数。缺少主流媒体的支持
人们几乎没有机会去了解一些关于地下音乐信息。作为一个地下音乐人,我不太喜欢随意去一个酒吧,去听从remix版本的周杰伦House音乐。所以说庇护所是为那些对音乐有偏好有要求的人们提供的,这也是他是独一无二的地方,这是一个让年轻人能真正参与小众音乐文化的地方;这是一个让音乐家去共享他们的音乐以及才华的地方,也是一个让热爱音乐的人真正享受音乐尽情舞蹈的地方。我希望中国能够出现更多像庇护所(The Shelter)这样的酒吧。

CM:你最近与Clive Chin 和Uprooted Sunshine Soundsystem在做了巡演,旅途如何?你们行程是怎么安排的呢?你们演出效果好吗?

去年十月,我与Clive,还有他的Selector Twice以及我们的雷鬼团队Uprooted Sunshine在全国进行了9个城市共14天的巡演,
[当然我们也去了成都的麻糖酒吧]。我们还在上海和北京办了Randy's厂牌50年来的珍贵图片展览。这次巡演完全成功,每个场地的人都燥起来了!沿途遇到过许多朋友和雷鬼迷,也拜访了当地的雷鬼派对举办者和音乐家。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旅行中我们接到了许多从长沙,云南、贵州、澳门打来的电话,他们听我们的巡演的消息都很兴奋,期望我们能他们的城市加入巡演行程中。、
很遗憾的是我们由于时间的关系不能去每个地方。但是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带上我们的新音乐到更多的城市进行巡演。

CM:我们想聊聊你与Jay soul合作的 A444。顺便说一下。这张专辑《Eye Wonder》真的是非常棒
,你们是怎么分工的呢?是Jay做制作音乐,你唱还是你们一起做每一部分呢?你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呢?

哈,谢谢。我很高兴你喜欢它。JAY给了我他以前制作的近50个beats,这样我可以选一些我喜欢的进行录制。我从中选了八首歌,
在我的卧室里完成了旋律、歌词的创作和录制工作。然后我把人声的分轨文件给Jay,他做后期修改和缩混。这张专辑基本上就是真么做的。当我们在做现场表演时,我负责演唱,Jay负责弹吉他,贝司,键盘和操作DJ台。

CM: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你如何着手宣传你自己和你的新专辑?是否有你特别想吸引的听众群?
关于宣传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很苦恼,能够宣传的渠道很窄,而且效果也不明显。我自己其实不是很在意,因为做音乐这件事本身就能让我感到足够的快乐和满足。如果我放一张性感照片做宣传可能会得到10倍以上的点击率,但我不认为那和我的音乐有关系。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些无谓的东西。如果有人喜欢这种音乐,他们总会找到我。如果他们自己发掘到我的音乐而且喜欢它,这才会使我真的感到开心。

CM:能告诉我们一点关于你是怎样与Kode9合作的吗?你们未来有巡演计划吗?当你知道自己的音乐在世界各地的电台播放是什么样的感觉?

在上海我们有一个在音乐团体叫Sub-Culture,我们在庇护所做音乐派对。Gaz对Kode9很着迷,于是我们邀请他来和我们一起演出,在2009和2010年他在庇护所演出过两次了。。当我们第一次去了录音室
与Kode9合作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谁,我更没有料到其实和他一起录音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在2009我录制了Kode9和MC Spaceape早期的音乐,在原有人声的基础上加了double。这首作品“Time Patrol”在英国BBC radio1曾经播出过。,在2010年的时候我为他们的新专辑“Black Sun”录了一些歌,最后Kode9采用了我参与录制的4首放在他们得新专辑里。这这首歌也在很多国际电台播放过,,我也在这张专辑的漫画里。我很期待今年晚些时候能与Kode9和MC Spaceape一起做这张专辑的现场演出。但MC
Spaceape的身体情况不是很稳定,所以目前还没办法确定。但我期待着能与他们同台演出。那一定会成为是很难忘的经历。许多人已经告诉我,他们在不同的地方听了我的声音。,可是我自己还一次都没听到过。我感到快乐是肯定的,不过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开始对中国地下音乐感兴趣。ChaCha不是在中国唯一的一个,我们还有很多才华横溢的音乐家在这里!

CM: 能给大家讲讲关于在即将在英国传奇制作人Adrain Sherwood的On U Sound厂牌下发行的专辑吗?

今年是On U Sound的第30个年头。这是一个真正的传奇厂牌。Adrian想要制作一张合集,收录于世界各地的女歌手合作的作品。Adrian在两年前曾在庇护所酒吧演出过,那时候就已经开始筹划这件事,他
给了我差不多100首非常稀有的riddims。我录制了其中两个发给了他。他非常喜欢。这两个曲目将全部
汇编到那张专辑里去,可是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发布。

CM: 在音乐上你有受过什么的影响?一般你是怎样进行的歌词创作的呢?
谁影响你歌词风格?

Bjork, Portishead, Massive Attack, Tricky, and DJ Krush对我的风格有很大的影响,到目前为止他仍然是我最喜爱的艺术家之一。写歌词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这取决于天气,心情,音乐本身等等。我小的时候常常听香港流行音乐,但我已经有15年没有再听过了。现在我听的音乐大多数
来自不同国家,几乎所有的歌我都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所以我也没有得到任何歌词创作上的的影响,也许这是一件好事。写歌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也需要大量的练习。我还在努力学习更多的东西。

CM:谁是你最喜欢的雷鬼音乐制作人?你最近在听哪些音乐?

我喜欢的雷鬼音乐制作人很多,但我特别不擅长记住别人的名字,对此深感抱歉。 现在我脑海里只能想到King Tubby和Vibronics
最近我一直在听一些Sly&Robbie 的riddims,这是在为 一个新的音乐项目做准备,我将会与他们一起合作。

CM:Chacha对未来持什么样的期望?

今年和明年我将和Sly & Robbie合作一张专辑,目前正在创作阶段.与英国的制作人Pinch和RSD的合作也在计划名单内,我已经开始着手准备。AM444也会全国展开巡演,甚至在亚洲和欧洲参加一些音乐节的现场演出。届时一定会安排在成都的演出。我和Jay还会制作更多歌曲,为下张专辑做准备。另一件我特别想做的事就是是希望能与更多中国本土音乐家一起合作。我现在正在与广州beatmaker
阿龙合作。他过去曾为广州hip-hop团体Dumdue(噔哚/精气神)做音乐,现在他在厦门有一个新的组合叫44(肆拾肆)。阿龙和我已经有了3首demos了,希望可以在年底做出一张EP。我和北京的DJ Wordy还有他的搭档SoulSpeak也在合作一张EP,这个项目会很快和大家见面,估计在8,9月的时候!另外,我做一个中文网站“唠叨谷”louder.cn主要是介绍上海和中国当地音乐家,优秀的艺术家,做一些访谈和优秀活动的推广,现在我们主要集中在上海,在未来的但我们会把范围扩张的更广。

www.am444.com
http://site.douban.com/chacha
http://soundcloud.com/chachachina
Uprooted Sunshine Soundsystem: http://www.douban.com/artist/uprooted/

ChaCha带领中国地下音乐走向光明 | ChengduMusic.com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