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你的眼睛,打开你的思维

Chengdumusic (CM): Rob你好,非常感谢接受采访。

Rob Tanner (RT): 很开心能来这里。感谢给我机会,把我们介绍给杂志的忠实读者和乐迷。

 

(CM): 第一个问题很明显,“阿波罗20号”要像月球一样环绕地球,要带哪五件东西?

(RT): 要带五件东西?…我们乐队有四位性格各异的成员。我们当中有一个需要带两件东西?这有点不公平。好吧,总的来说我们要带吉他,贝斯,鼓,放大器和史酷比零食。

 

(CM): 然后是第二个问题,不太明显的一个,为什么你们选择“阿波罗20号”这个乐队名字?

(RT): 这个名字来自关于1976年一次登月的传言。在那次登月中,宇航员去月之暗面调查德尔波特火山附近一艘坠毁的太空飞船。他们同时找到并救活了一个外星人,还探索了古代月球城市的废墟。我碰巧在Youtube上看到了这个视频,对它非常好奇。无论是否骗局,它都给了我思想很大的冲击。这个视频在土豆网上也有。它让我联想到“维曼纳斯”,印度教中提到的远古飞行机器。以前我在《吠陀经》以及另外一部梵语经典上读到它们时,也曾对我的思想造成很大冲击。因此,干嘛不把它们联系起来呢?自从人类文明发源的最初期,人类一直感受到飞行的需求。飞行体验与飞行科技一直在不断积累增加。如今,技术拓宽了我们对“真相”的认知,真相是令人恐惧的。因此,我们把一个古代传说和一个现代之谜结合起来。即使理解了它,你仍然置身于许多疑问之中。

 

(CM): 你们的几个成员最后是怎样走到一起组成一个乐队的?

(RT): 相当偶然。去年的晚春,我跟“The Hit”乐队的主唱王果在一起喝啤酒。我们开始聊到当时喜欢听的一些音乐,他提到他在听一些末日和”飞行员“摇滚。这些音乐子风格并不太广为人知,尤其是在中国。我正喜欢这类型的音乐。Melvins, Sleep, High on Fire, Altamont, Om, Kyuss,诸如此类的乐队。于是灯光与汽笛在我脑中启动了……“我们必须要一起做一个音乐项目!” 在我回加拿大的度假结束之后,我们开始了工作。事情进展很简单,我仅仅是问了我的哥们Jovian Brown(后期合成)与Adrien Brill(鼓手)他们是否对此感兴趣,大家立即一拍即合。当我们在去年(2012)十月聚到一起时,我立刻知道这支乐队将会不同凡响,因此我选择不再重回我以前的老乐队。从此我们的音乐道路一直走的非常给力,有他们几位天赋过人的朋友,我感到非常幸运。

 

(CM): 我们在豆瓣上听到你们的几首歌都让人耳目一新。在你们15号在小酒馆的演出中,我们还可以期待些什么?

(RT): 因为这次只是客串,我们在小酒馆安排了45分钟的演出,所以你们将会听到豆瓣上的几首,外加几首新歌。正如你听到的,我们的歌比较长,而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这些歌其实没有一个既成的固定结构,即兴创作正是我们乐队的与众不同之处。我们专注于创作这种“飞行员摇滚”是想要在听众中引起一种“催眠式”的音乐感受。受现场氛围的影响,你可能会听到在豆瓣上的两首歌里没有听到的,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CM): 你们歌曲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RT): 到现在为止,歌曲的最初创意都是我完成的。我向伙伴们介绍我的想法,然后我们就按这种想法去做音乐。很自然,其他乐队成员也会给出各自的建议,于是我们就不断修改完善。我认为我是幸运的,因为我的音乐,其风格和结构,或是缺点,都可能相当复杂,而队友们都跟我同样热情,因此在创作歌曲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做出了各自的努力。这种团队协作十分令人满意,我们四个人对此都感到激动。

 

(CM): 你们怎样写歌词,你们的歌词又受到了怎样的音乐影响呢?

(RT): 我写了”Lakshmi the Consort”(印度教中女性神明,象征健康,财富和美的降临,为主神吡湿奴的配偶,译者注)的歌词,以回应多年来收到的“生活太消极”的批评。一天晚上我从一个梦中醒来,在梦里我因为自己说的某句话被成群的匪帮份子追杀。醒来之后我走上楼,坐在电脑前,立即写下了这些歌词。这首歌实际上是一首爱情歌曲,对最被崇拜的印度教女神,为什么不写一首爱情歌曲呢?我们的另外一首歌“One Day for Brahma”中,王果写的歌词是关于他读到的印度教四纪元的一些信息。歌词是中文,其实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唱的什么。Jovian在demo的混音过程中也演唱了他写的歌词。所以我认为每个人对歌词都有所贡献。从流派上来说,我不能确切的告诉你它属于哪个分类。印度教风格显得有些光怪陆离。我想我没有刻意想过歌词应该是什么流派,我就是觉得印度教很“幻”,我希望我们的乐队“幻一点”。在“Lakshmi”这首歌中,歌词的初衷就是让它跟随吉他旋律一起跳跃。

 

(CM): 作为乐队或者你个人来说,你主要受到哪些音乐的影响呢?

(RT): 我们各种类型都玩。我说过的,王国和我喜欢“飞行员摇滚”,我猜这是乐队的主要路线。Jovian喜欢他的电子和嘻哈音乐。Adrien什么都喜欢。这听起来像是废话,但是我认为不应该轻易的界定一个乐队的流派。很多人说我们听起来像后摇(post rock),我甚至连后摇是神马都不知道。把其中的“s”去掉,还更准确一些(pot rock)。我想,你可以说我们的音乐是关于-“如果是黑色安息日而不是披头士去了印度,会发生什么事?”

 

(CM): 你谈谈你们歌曲里的西塔琴元素吗?

(RT): 它的出现,是我音乐生涯中最具转折性的时刻。一直以来我都是西塔琴的铁杆粉丝。我爱它,兄弟。Ravi Shankar和Nikhil Banerjee是让这个星球更优美的两位最杰出的音乐家。几个月之前,我正好用吉他演奏了开放式调音的“拉格”音乐(印度教的一种传统曲调,译者注),用以跟我好朋友Oliver的手鼓演奏一起即兴搭配。尽管它没有直接产生太多作品(没有演出,没有录音),那些演奏经历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它让我不停的越来越深的探索古典印度音乐。能即兴演奏20分钟而不让它听起来乏味,这种感觉是如此的自由……之后,上个夏季当我在加拿大时,在跟前边提到的王国进行了一次谈话之后,我发现这个叫“Electro-Harmonix”的公司生产了一种吉他用的西塔琴效果器。我立即就买了一个。阴差阳错的,它正好非常适合“飞行员摇滚”的风格。所以两种风格自然而然地混到了一起。一场“拉格”音乐可能持续超过90分钟,它也非常具有“幻”和“催眠”的特点。西塔琴也可以被演奏的很重。在吉他上演奏西塔音乐是一件非常棘手的活儿,我告诉你,我现在每天还在上面不断的学习和摔跤呢。

 

(CM): 你期待“阿波罗20号”在中国地下音乐圈子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你如何看待整个中国地下文化集散地的重要性?

(RT): 我们是一个全新的乐队,我们的风格也与众不同,所以我们得考虑听众对我们的接受成都。这不是你之前熟悉的风格,这一点是肯定的。我们的歌长而复杂,然而我相信我们努力创造的“催眠式效果”对听众来说会是某种心理疗法,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国人。中国有时是一个充满压力的地方,所以我希望人们可以从我们的音乐中找到一些缓解压力的方式。至于集散地,它们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在不断增长,生机勃勃充满希望。成都在二环之类毫无疑问需要更多的集散地。东区音乐公园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地点,尽管它的风格有一点“不够地下”。有越多的集散地,就有更多的乐队可以演出,所以我希望这种趋势持续爬高。集散地是一个思想与共同意识碰撞汇聚之地,所以集散地很明显是至关重要的。在2006年时,这些地方所提供的设备非常低端。然而现在你走进去,他们有一些顶尖的装备。所以现在乐队可以更精良地制造观众花钱去看去听的表演。

 

(CM): 在中国,有没有你们特别想要影响到的一群听众?

(RT): 我们想要为那些愿意在音乐体验上冒险的人们服务。他们想走得越远,我们会服务得越好。我们的音乐风格以前从未在任何地方被听到过。当然,这也是实验性的。我们做的是反潮流的事,我承认是故意这么做的。那种“段落-副歌-段落-副歌-桥段-双副歌”的垃圾必须死,我愿意帮忙杀了它。比起做有可能成为主打的单曲,做电视剧那么长的一首歌更有趣也更有潜力。这种音乐属于抽泵的人群,不属于大公司里朝九晚五的人群。音乐是艺术,不是日用商品,对吧?你不会去一个画廊看乱七八糟的蜡笔涂鸦。艺术是关于探索,情感和经历的。对于我们而言,我们想要听众尽可能的“高”或者“沉”。

 

(CM): 你是否相信史丹利·库布里克帮助美国伪造了1969年的月球登陆?

(RT): 任何事都是可能的,不是吗?去检视关于这类话题的非传统意见,是相当酷的一件事。也许“阿波罗20计划”的确发生过?如此多无法解释的事情发生。政府一直试图愚弄它的人民。如果库布里克帮忙伪造登月,我也完全不会吃惊。对每件事情保持怀疑的态度是十分重要的,兼听则明。

 

(CM): Ravi Shankar, George Harrison与Syd Barrett之中,选择一个邀请去参加你的“阿波罗20号死后灵魂饮茶派对”?

(RT): 喔……这个问题有难度。很可能不是Harrison,哈哈……如果只是喝茶,那就邀请Ravi。如果是喝茶和赠送派对礼物,那么机会均等。

 

(CM): 期待看到你们15日在成都的演出。在此之前,你还有什么想跟我们读者分享的事吗?

(RT): 闭上你的眼睛,打开你的思维……

相信“爬行动物主人”的奇迹。

跟随“声音泰坦”在全新世界的云端翱翔。

 

Translated by 欢乐捣蛋鬼(mctchey@126.com)


“AH、AMnesiac、Apollo 20乐队3月15日8时小酒馆3A联合演出”,推荐你来参加! http://weibo.com/u/3170838192  http://site.douban.com/Apollo20/